鬱慾御櫻

就是一個普通的上班族。

【維勇】海妖傳說

人類維X人魚(海妖)勇


還是用回以前的標點符號比較習慣

這樣算不算是人外?

人魚雌雄同體所以勇利會生子設定


OK? GO!


---------


這裡的海很美,白天的時候沒甚麼異常,但是晚上因為特殊的地理環境讓海水常閃爍著金粉般的光芒。

因此也有神秘而悲傷的童話。


人們說在無人的晚上,海的深處常會傳來歌聲,那是海妖迷惑男人跟小孩子的歌聲。

被妖惑的人會被海妖帶回遠處的巢穴裡,若沒有回答出海妖的問題就會被吃掉,反之若答對就會被放回來。


當地長輩們的另一個版本是海妖因為獨自一人太久太久了,用歌聲想要引誘人類陪他度過餘生,但是人類把他殺了,卻也回不到原來的世界。


但其實沒有人受到實質的傷害過。

神秘的海妖傳說流傳了幾千年。


---------


維克托好像聽到了傳說中的海妖的歌聲。

那不是人類可以理解的叫聲或是語言,像是海豚的鳴叫、像是生物最原始的吶喊,但是旋律柔和好聽。

維克托迷迷糊糊地看見海中好像出現一個身影,隨著身影的清晰歌聲也越來越靠近。


維克托發現那是一條美麗的人魚。


黑色的短髮因為海水而溼透的貼在頭上,淺酒色的眼睛大大的一眨也不眨看著他,上半身沒有多餘的贅肉,手臂上有淺淺的魚鱗痕跡閃著月光,漂亮的大魚尾用著優美的動作在水裡前進。


在最靠近岸邊的時候魚尾的鱗片像是金粉一樣散在海裡,露出人一樣的雙腿。

全裸的人魚邊歌唱著走上岸,牽起維克托的手。


——跟我一起走好嗎?


維克托沒有聽到他開口說話,但是話語卻傳進他的腦海。


「如果海妖都像你如此美麗的話,好啊。」


---------


眨眼的時間維克托發現自己已經不是站在冰冷的沙灘上而是一處洞窟。

人魚——或者說海妖——依舊沒有說話,但是歌唱沒有停止,海風從身後一陣一陣吹進看不見底的洞穴,海妖一步一步的領著維克托進洞窟。


——跟我來。


洞穴裡很暗,只有月光透過海水反射讓維克托勉強還看的見路。即使在洞穴裡海妖的歌聲依舊柔柔的,並沒有被空間放大或是吸收,維克托覺得自己被那個歌聲暖暖的包圍住,甚麼都不想想。


終於,海妖將維克托帶到了洞穴的最深處,歌聲停止了。

洞穴的最深處正上方有個小小的洞,月光灑了下來,映在海妖的臉上。


「你會說話嗎?」維克托說。

「嗯。」海妖點點頭。

「你叫甚麼名字?」維克托走近了些又說。

「......勇...利。」海妖側過頭想了想,吐出兩個音節,似乎意外維克托的問題。

「勇利?你叫做勇利嗎?」維克托又更靠近海妖一點。反手把原本握著自己的手抓在手心裡,冰冰冷冷的不像人類的溫度。


「很久......沒有、喊、名字。」名為勇利的海妖貼近維克托,把臉靠在維克托的胸口上,「人類、很溫暖。」勇利頂著濕漉漉的頭髮蹭在維克托的衣服上發出滿足的嘆息。


「你是人魚嗎?」維克托讓勇利的手環上自己的背,自己則摟過對方纖細的腰,這一路上勇利身上的海水幾乎被海風吹乾了,只有頭髮還是濕的。「這裡只有你嗎?」維克托撫摸勇利的臉頰說。

「人魚?......這裡只有、勇利。」覺得維克托的撫摸很舒服,勇利輕輕哼哼著回答問題。

暈車

---------


神秘的海妖傳說流傳了幾千年。

那一年,年輕的銀髮村長失蹤幾個月之後,帶著一位氣質特殊的太太以及孩子回來了。


-END







我只是想寫勇利人魚唱歌  怎麼好像在寫鬼故事(抱頭


评论(5)
热度(46)

© 鬱慾御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