鬱慾御櫻

就是一個普通的上班族。

【無差】熱

*無差

*勝生勇利獨白

*超短篇

時間BUG就不管了吧


------------------



太熱了。


大廳內的冷氣壞掉了,現在只有一台老舊的電風扇還在嗡嗡運作著。

不定時的嘎嘎聲刺激著我的神經。就好像再一圈、就是這圈轉過來之後,那個老舊的風扇就會隨牆上的那台冷氣一起離開我。

但是好險它並沒有。

不久前——大概五分鐘吧——才剛放桌上的冰涼的橙汁,玻璃杯上已經汗如雨下,底下的紙杯墊已經被水弄濕到看不清文字,輕輕一撕就可以分離那些化學纖維。

哐啷、杯內的冰塊又融了一塊。


太熱了。


其實我可以去冰堡,那裏一年四季都感覺不到熱。一入大門就會感受到低溫冷氣的眷顧,然後一兩分鐘不到,即使你剛剛熱到在外頭裸奔都會穿起外套戴起手套恨不得再來杯熱可可。

小優跟豪帶著三胞胎去兩天一夜的旅遊了,明天才會回來。他們很久沒有休假了,即使冰堡的工作他們樂此不疲。

到昨天為止我都是在冰堡裡度過我的一整天,完整的從早到晚。豪給了我冰堡的備鑰,如果有需要隨時可以去練習。

說是這樣說的,但是大門都貼上了「家庭旅遊公休兩天」的海報,只有我一個人可以使用冰堡實在太自私了,所以今天休息一天。


太熱了。


大廳內還有其他客人。雖然天氣這麼熱卻還是有願意來泡溫泉的客人。

但是因為冷氣壞掉了他們也坐不久,休息一下就離開了。

爸跟媽外出採購了,真利姊跑去找美奈子老師中午才會回來。

現在才十點半。


太熱了。


橙汁喝完了,最後一口的冰塊也吃掉了,口腔裡冰涼的感覺一消失,那酷熱的感覺馬上加倍襲來。

好想吃冰,但是一杯橙汁已經是極限了,再多體重又要上升。


整個人像是發燒似的無法思考,汗水從額際順著頭髮滴到了眼睛裡,有點痛。用掛在肩上的毛巾胡亂的抹臉,脖子後的那段早已被汗水溼透。

最後我躺在榻榻米上試圖感受竹蓆能帶來的最後的涼意。


太熱了。


真的太熱了。

怎麼會這麼熱。

日本要燒起來了嗎?

要死掉了。


嘎嘎、咚——

電風扇在最後一次轉向後,扇葉停止不動了。


啊、終於連電風扇都壞了嗎?

世界末日要來了。

勝生勇利人生的最後一天就這樣結束了嗎?

早知道這樣就去冰箱把媽昨天試做的巧克力冰沙吃掉了,那熱量太高我連試吃都無法。

昨天晚餐的豬排飯也應該吃光的。















不行,維克托下禮拜有商演。還不能死。




end.

------------

結尾是宅宅臨死前自救的梗(不懂


我的冷氣昨天開了一整天

想著不行這樣太耗電關了一下

五分鐘後我又開起來了。


评论
热度(6)

© 鬱慾御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