鬱慾御櫻

就是一個普通的上班族。

【維勇】綠色星球

* 玩手遊想的腦洞,遊戲名就是綠色星球,很療癒的大家可以去載來玩玩看雙系統都有的

* 這次有打好大綱所以應該可以寫完短連載,嗯應該(喂

* 自己的設定越寫越多怕大家看不懂,總之就是維克托與他愉快的AI小夥伴在宇宙中旅行的故事

* ooc伴我一生不離開

* OK? GO↓

---------------------

[星曆3485年7月13日,日誌紀錄者:維克托。]

[今天的宇宙也是那麼黑呢。]


「你在說廢話嗎老頭。」

艦艇的主螢幕上傳出一聲嘲諷,然後一個金髮少年的身影出現在螢幕的右下角。

「與其寫這麼沒意義的東西不如來接替我的工作。我要休假。」金髮少年把修長的雙腳交叉疊在桌子上這麼說。


[代號Nav29-R星球綠化程度68%,開啟能量轉換程序,開始轉換。]


「偷看別人的日記可是不好的習慣、尤里。」維克托露出困擾的臉繼續在日誌上記錄著,「而且那可是你自己選的工作呢親愛的。」維克托說。

「噁心死了——別那樣叫我!」金髮少年突然把自己的視窗拉到最大並跳到維克托的日誌之前,「今天的隕石量那麼多光是補充彈藥都來不及、我根本沒時間維護我的"猛虎"!」靠近鏡頭大聲嚷嚷讓維克托都有種視窗在震動的錯覺。

「這個禮拜根本都是我在工作!維克托你別以為我都不知道你在偷懶!」

「誣賴人可不好喔,我可是都有好好的在工作呢,忘我的都忘記要吃飯了。」維克托默默的把尤里的畫面縮小鎖定在所有視窗的最後面,擺出我是工作狂的架子飛快的在日誌上敲敲打打。

還有在另一邊的遊戲畫面再次刷新只有自己的紀錄。


[艦艇載量上限4000確認,三台碎片收集機都滿了,今天可以提早收工,多虧小貓尤里的努力。]

[郵件記錄更新、謝謝你米拉。——噢這次的太空包看起來也很難吃。"花椰菜跟豆芽菜"?]

[鑑定新資源。啊哈!我看看、天啊這個是傳說中的鑽石原礦嗎?留起來給我自己。]

[能量轉換程序已完成,預計代號Nav29-R的綠化程度可達100%,完成綠化。排程更新:提前搜尋下個星球。]

[溢出的綠化能量算維洽的~☆]


「你只是覺得"太空包"不好吃而已,」發現視窗移動不了尤里也不多做反抗,悄悄把日誌裡的小貓改成了猛虎。「而且那才不是你的日記,那是航行日誌,你再這樣亂寫我要跟亞科夫說。」

「噢我的尤拉奇卡、我知道你不會這樣做的。」維克托微笑。

「你說呢?」尤里陰笑。


維克托最後被亞科夫懲罰要打掃兩個月的駕駛室,而且亂寫的日誌被要求全部重寫。

那個禮拜的綠化能量尤里多被分配一份當作舉發獎勵,尤里非常開心的全部拿去改造自己的"猛虎"並宣布他要休假一個月。

但被亞科夫駁回,假期只到抵達下個星球為止。

銀髮的宇宙人覺得很委屈。

明明他才是艦長啊,為什麼他要被他的AI處罰呢。

維克托捧著難吃的太空包在艦艇的餐廳中尋找垃圾桶。


「維克托,不可以浪費。那都是很珍貴的資源。」一個男聲在身後響起,把正準備將太空包丟進垃圾桶的維克托嚇了一大跳。

「……勇利!可是,這個真的很難吃嘛。」維克托一臉吃到髒東西的神情,即使勇利看到那個太空包根本還沒被拆開。

「那我的跟維克托交換吧。」勇利舉起自己手中的太空包。

「不行。這麼難吃的東西不可以給勇利吃。」

「沒有這麼難吃吧……而且我們的太空包基本上不是一樣的嗎?」

「那勇利還說要跟我交換!不是沒有差別嘛!」耍賴似鼓起腮幫子,維克托氣嘟嘟的模樣讓勇利覺得自己真是沒事找事。


哄了老半天最後維克托還是跟勇利交換了太空包,而且發現勇利在給他的太空包裡面偷加了肉味調味粉。

果然還是他的勇利最好了♥


「今天綠化是不是可以到100%?吃完這個之後我想去外面看看。」勇利對維克托說。

「欸?但是今天的隕石很多喔,而且尤里把砲彈收起來了,外面很危險。」

「不要緊啦,」勇利笑道,桌子下兩條腿晃呀晃的,「不會離飛船太遠的,就在出口附近看。」

但是維克托還記得上一次勇利這麼說的時候,他的AI在外面看到忘我錯過時間回艦,差點被遺留在星球上。

「不行,我不放心,我也跟勇利一起去。」

維克托吃掉最後一口太空包,大手一拋——精準地把兩人的垃圾丟進垃圾桶裡。


通過長長的走廊,維克托跟勇利終於到達出口附近,艦艇上的時間顯示現在是深夜,所有的AI都休息了不在崗位上。雖然宇宙裡根本不存在晝夜觀念,他們實際上也不需要睡覺,但宇宙法則還是規定了他們的工作時間,整艘船只剩下無人機還在作業。維克托用自己的鑰匙打開了出口閘門的開關。


代號Nav29-R是充滿岩石的星球,地表是褐色的岩面,坑坑洞洞的,幾乎不存在液態物質,這裡溫度很低、沒有生物。現在維克托跟勇利可以感受到空氣在流動,那是艦艇在綠化星球的證明。

綠化過一半的星球現在表面上已經有一層毛茸茸像是地毯的綠化植物,遠一點的地方有比他們還高還壯的、勇利說那些是"樹",但是這些綠化植物的品種實在太多了以至於維克托記不清現在他們看到的是哪種。

離船不遠的地方有一個巨大的針筒插在地上,裡面是轉化完成的綠化能量,閃閃發光,以那支針筒為中心綠化著整個星球。

他們的任務就是在宇宙中旅行並綠化這些原生星球。


「維克托你看那邊,那是不是Wont84-P?」勇利指著不遠處的一顆星球,「就是、亞科夫說不需要綠化的那顆。」「嗯、看到了。」維克托拉著勇利坐在一片綠化完整的草地上,「原來這麼近啊,用眼睛就看的到。那片紫色是原生種的花吧?我們的綠化植物是沒有花的。」勇利語畢用手拍了拍屁股旁邊柔軟的草團。

「是啊,我記得勇利的房間放了一朵不是嗎?」

「那朵已經枯萎了,現在被我做成了乾燥標本放在圖書室。」勇利扭頭思考了一下,「……也許當初不該把它帶回船上,在星球上它明明可以繼續開得那麼美麗。」

「但如果不是你帶它回來,尤里他們不會知道這個宇宙還有那樣美麗的東西。」

「是這樣說,但我還是覺得有點對不起它。」勇利抬手搔了搔臉,露出不自在的神情。「啊啊不說這些了,綠化程度到哪裡了?」

「嗯——快了快了,再2%、1%……」


艦艇那邊傳出綠化結束的聲音,接著是勇利期待的那一刻。

每顆被判定可以綠化的星球都有屬於那顆星球獨一無二的花朵。但也不是每個星球在綠化過後都長得出來,他們也看過好不容易長出了花,但不適應新生環境而馬上枯萎的。

勇利死死的盯著地面尋找著,終於在一片綠色當中被他看見那小小的黃色花苞。

小小花苞以肉眼可以看見的程度快速長大、變多,然後綻放在草地中。

可以靠自己的力量在這片新土地生存的話,這樣綠化就算全部完成了。


「太好了,有好好的長出來。」勇利懸在胸口的心思終於放下,跟維克托走到小花旁邊,勇利從遠端調出艦艇上的攝像頭拍了各種角度的黃色小花、並採了一片花瓣當作樣本要帶回船上——這樣總比整朵花離開原生地好得多。「而且這花的味道好香呀,甜甜的好像糖果。」

看勇利完成一連串工作,維克托蹲在花的旁邊仔細的聞,「是嗎?我倒覺得甜過頭了,還是勇利身上的味道比較好聞。」

「我身上?我身上有甚麼味道?」勇利一愣。

「嗯,就是勇利的味道嘛。」

「我身上的味道就是肥皂粉的味道啊……維克托身上不也是、等等、維克托你幹嘛!?」

維克托把頭湊近勇利的頸肩誇張的大吸了一口,撒嬌似的整個人掛在勇利身上,「勇利就是勇利的味道~」雙手還在勇利身上遊走。

勇利覺得很癢又不敢用力掙開維克托,窘迫到不行。

「維克托!不要這樣、很癢啦,我的褲子要掉了……維洽!!!」

當維克托還喜孜孜的享受勇利在懷裡紅臉掙扎喊他的名字的同時,頭頂上突然炸開的爆裂聲把兩個人都嚇了一跳。

「……提醒一下兩位,如果要秀恩愛請在安全的地方好嗎?比如說艦艇裡就是個挺好的主意。」一個男聲從維克托腰間的裝置中傳出,「如果隕石可以就這樣直接把他們兩個砸飛最好。」這一句的聲音有點小,不過可以聽出是尤里的聲音。

「波波?你在尤里那裡嗎,我以為你還在休假。」維克托鬆開其中一隻抱著勇利的手拿起裝置打開視訊畫面,看見波波維奇中規中矩的坐在畫面中,後面躺著歪七扭八的尤里。「事實上,是尤里在我這裡,」波波頓了會,「亞科夫說怕尤里放假放到忘記規矩,吩咐我給他一些作業。還有趁著之後移動的時候維修大砲系統。」

「亞科夫就是愛操心,我都多大了!才不會忘記規矩!」尤里埋怨大嚷。

在別人房間邋遢成這樣還敢說自己有規矩嗎?維克托俊臉一噤。

「總之謝謝你波波,我們要回船裡了。」趁著維克托分心勇利趕緊掙開另一隻纏在身上的手,吩咐無人機收集爆裂的隕石碎片,「還有、歡迎歸隊。」

「不客氣。你們也早點休息,晚安。」點頭示意後波波把視訊畫面關掉。


回到船裡勇利以一句"工作還沒做完維克托你先去休息吧晚安"就跑個沒影,維克托覺得有點受傷。

有甚麼事情能比邀請勇利一起睡覺更重要!即使到目前為止他都沒成功過一次。

他的寶貝AI總有各種藉口可以逃掉他的邀請。


銀髮艦長今天也是一個人孤零零地度過在宇宙中的一晚呢。

可喜可賀。


-TBC

评论(5)
热度(24)

© 鬱慾御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