鬱慾御櫻

就是一個普通的上班族。

【維勇】幸福的味道

腦洞 路人視角

無差偏維勇

花店店員勇 客人維

看標題就知道我不會取名字

OK? GO!




1.

公司附近有一間花店,聽前輩們說用那間店買的花告白或是求婚都會成功。

我沒有緣見到面的隔壁座位同事就是求婚成功而回老家結婚的成功案例。

而且沒人看過店長是誰。

裡面只有一名靦腆的男店員,叫做勝生勇利。

雖然看起來年紀很輕但是已經在那間店工作好幾年了。

這個小鎮凡是需要花朵的場合、那些花都是從這間店出去的。

勝生勇利總是說自己只是一個普通的隨處可見的花店店員。


2.

附近的女學生們總是會找各種理由去搭訕勇利,她們(還有我)特別好奇店長到底是誰怎麼從來沒看過。

躲在工作桌後面配花的勇利這時都會臉紅且支支吾吾的說:這是秘密。

我猜可能是勇利的女朋友或是太太之類的。


3.

某天我跟同樣外出買飯的勇利聊天時得知,最近有位英俊的外國男子常來店裡買花。

但是因為語言問題勇利似乎很困擾對方買的花到底是不是對方需要的。

我說勝生君怎麼會這麼問?

勇利說因為對方總是只要他當時抱在手上的那種花。


4.

幾個月過去,有時勇利臨時外出送花會請男子在店裡看店。

久了大家也都知道除了勝生勇利之外花店裡還有一名英俊的俄羅斯人叫做維克托。

花店的生意變好了,發現維克托會說日文之後附近的女學生們搭訕的對象除了勇利之外就是維克托。


5.

花店的傳說(其實也就是宣傳罷了)不知怎麼的傳到了隔壁鎮去。

某個聞言來買花的年輕人買了花跟女朋友求婚卻失敗了,跑到店裡大吵大鬧,總之當時的場面非常難看。

勇利很難過的表示他沒有能力繼續在這裡工作。

沒有其他店員也從來沒見過"店長"所以大家都以為這間花店就要這樣關起來了。


6.

營業的最後一天勇利說店裡的花他帶不走、丟掉又捨不得,就全部都送人吧。

已經配好的花束很快地被人挑走了,勇利一整天都耐心地坐在店裡一 一幫熟客配花。

我也選了一束花走,這麼好的一間花店,總覺得有點可惜呢。

我說勝生君之後有甚麼打算嗎。

勇利有點落寞的說可能回老家幫忙吧。

那是我最後一次見到勝生勇利。



------



花店收了之後過了幾年,同樣的地點開了一間又一間各種不同的店。

某個春天,『烏托邦勝生』花坊重新開幕了。

是勝生勇利回來了嗎?還記得那位靦腆的大男孩的老客戶們在開幕當天都聚集到了門口。

終於,門從裡面被推開了。

走出來的是一位俄羅斯人,一頭銀髮在陽光下閃爍,帶著一身好聞的花香。

身上圍著一件圍裙,胸前別了一個大大的名牌寫著「店長」兩個字。


「唉、這不是維克托嗎,原來不是勇利回來了啊。」

「是維洽!咦、那勇利呢?」


大家紛紛表示疑惑,明明店長是維克托,那麼為什麼花店的名字卻是——


「維克托,既然你是『烏托邦勝生』的店長的話,那麼你應該知道之前勇利的店長是誰對吧?!」

「嗯?就是勇利呀。」維克托用那招牌的愛心嘴笑著說。

「……欸?可是、可是勇利說——」

「唉那不重要啦!重點是勇利呢!」


眾人七嘴八舌地跟維克托敘舊兼逼問,只見維克托默默舉起他的右手,無名指上亮晃晃的帶著一只戒指。

維克托有點離題又沒有離題地說了一句。



「勇利現在是店長夫人囉!」





-END







勇利不說自己是店長的原因很簡單

只是覺得害羞而已

還有一些設定想寫但是寫出來總覺得不太順 大家就腦補腦補吧


其實維克托每次都只買勇利手裡的花是因為那是勇利抱過的,但其實整間店的花勇利都碰過

其實維克托不懂花

其實勇利外送回來都會偷偷的在門外偷拍維克托在櫃台打瞌睡的照片

其實在一起的時間點就是關店之後,勇利覺得他的花店不會帶給人幸福,但維克托說就由他來證明他會讓勇利幸福

其實關店幾年就是老維追了勇利幾年

其實最後是勇利求的婚

其實店長還是勇利,維克托只是把勇利的圍裙拿出來穿,因為前一晚大戰勇利下不了床哈哈哈哈



感謝看到這裡的你們(比心


评论(4)
热度(96)

© 鬱慾御櫻 | Powered by LOFTER